(上)

人们常说用抛硬币来做抉择时,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无论最终硬币面是正是反,你都已经在心里有了自己的决定。用这个故事的话来说,当你抛出硬币时命运已经在此刻决定了。

林钟笙刚刚经历完了高考,正式成为A市重点大学的大学生,照理说他的心情应该是充满着对未来的向往,带着期待的兴奋。但是当他收到录取短信时并没有表现得很激动,反而是一丝的落寞。原来是因为他高中暗恋的一位女同学并没有考上和他一样的大学,这跟他之前预想的不相符。林钟笙当时细心且耐心的翻着志愿书寻找能够让两人分数线都刚好够得上的学校,没想到命运如此的捉弄人,今年林钟笙的学校和那位女同学的分数线相差了十几分。所以当他没等收到录取短信在网上提前得知分数线时,心就已经像被一颗大大的石头反复敲打,深深的压在胸腔的最深处。以至于当手机响起微信“叮咚”的消息通知音时他也没发觉沈初发来了信息。

沈初就是他心里三年来每个夜里睡不着心里所想的那个女同学。今天是高考放榜的日子,沈初坐在电视机前忐忑不安的翻转着手机。她也知道了她自己录不上第一志愿,纵使林钟笙在填志愿时给她提供了很多帮助,她对他也确实心里有好感,这种好感从高一开始便萌生了,她也想跟他上一个大学,但……不管怎么说又不是再也见不着面了不是吗?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转动,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仿佛想要打破这死一般的沉寂。果不其然,短信上的录取院校赫赫地写着C市理工大学,她多少有点失落,不过还是抬起头拿起手机给他发去了微信……

当林钟笙注意到微信时已经是吃饭过后了,在饭桌上他父母表现得很高兴,一方面是因为儿子考上了不算差的大学,另一方面他们本身就住在A市,对儿子也能有个照应。林钟笙吃饱饭后拿起手机,注意到了沈初发来的消息,上面是一张录取短信的截图还有一个难过的emoji表情。他不知道要回复什么来安慰沈初,于是发了一句:“上了大学之后我可以去找你玩儿!“发完这句话后他愣愣的走出门想去散散步。

六月的A市艳阳高照,即使单穿一件背心的林钟笙,走在公园绿道上那也是汗流浃背,汗珠像豆大的雨点滴在彩色沥青路面上,不一会儿便冒着烟儿飘散开来,远处还不时的冒着滚滚的热浪。突然,猛的一下地面好像闪着光点,刺痛着林钟笙的眼球。他把视线挪开,但是那些光点仿佛长了脚似的又挪到了自己跟前,他弯下腰附身查看地面,想要一探究竟。谁知道地上的光点不是别的东西,竟然是一枚硬币,上面的花纹是林钟笙从来没有见过的。起初他以为是外国硬币,也许是路人掉落的。他隐约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一股寒意从脊背渗入骨髓,仿佛大脑有一种声音在怂恿着他捡走硬币,于是他便鬼使神差的把硬币捡了起来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此时的他也没有多少想要散步的意思,转身便回家想要仔细地观察一下这个硬币。

那个硬币正面印着一条蛇蜷缩着身子探着头,嘴里吐着丝,栩栩如生。反面印着两行奇怪的文字,是一种从来没见过的文字,林钟笙感觉那文字跟科幻电影里外星人的天书一样,眼看着看不懂,但是仿佛有种魔力能够摄人心魂。

沈初这时打来了语音通话,林钟笙犹豫了片刻接起了手机。

(下)

“沈初,发生了啥?”林钟笙纳闷的问了一句。

“我,我……我爸妈刚刚说想要我出国。“沈初语气里透露着委屈,当她母亲得知她没有考上A市的大学时,就决定送她出国,这一切当然不需要沈初点头同意。

沈初从小便顺着母亲的话做事,没有表现过一点不从,但是要是出了国就很难和林钟笙见面了不是吗?更何况她还没等到林钟笙说出自己的心意,在这一方面沈初还是保持着女生的小矜持。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已经察觉林钟笙对自己的好感,但是她一直不说出口。所以她想借着这次机会想要探探林钟笙对自己的真实想法,就算异地她也觉得没啥大问题。

“啊!为什么这么突然?是……是因为大学的原因吧?”林钟笙摆弄着手里的硬币,心里不安起来。

“嗯,我妈已经准备安排了,很快就要先去那边读预科。就不上这边的大学了,所以你也很难找来找我玩了。”沈初这句话冷冷的,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但是这种情况她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毕竟她还没有过这种经历,想不到电视剧般的场景如今发生在了自己的头上。

“好吧,"林钟笙犹豫一下说道:“出国也是一个好选择,那明天有空要一起出来玩吗?”他还是发出了邀约,边问边抛起了硬币。硬币在林钟笙的房间内做起了抛物线运动,眼看在空中旋转几下后便消失不见了!

于此同时,房间内的场景也在一瞬间扭曲起来,顷刻之间扭转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卷进刚刚消失的硬币那个位置,林钟笙惊悚的惨叫一声,随即便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电话那头传来林钟笙的一声尖叫“啊——”那是沈初这辈子听过的最凄厉的惨叫,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林钟笙那边肯定出大事了!

她慌忙地问:“喂!喂喂喂!发生了什么!”但是电话那头始终没有回应。出于担忧,她慌忙地拨通了报警电话。当警察联系到林钟笙家人时竟然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但是手机却掉在地上,打开屏幕后显示的正是与沈初的聊天界面。在调取了物业的监控,确证了林钟笙当日出门回家以后就再也没离开过之后,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的头皮发麻。

林钟笙此时也并不能说是完全消失了吧,再他抛出硬币之后,确实发生了很诡异的事情,但是当他缓过来时,身边仅仅是换了个场景。出现在周围的不是书桌电脑和堆满了衣服的床,却代之的是城市间最常见的一幕:繁华的道路、斑马线、来来往往的汽车,还有行人。这里是街头的一角,他惊讶地发现街边一辆红色出租车莽撞的向他驶来,他一瞬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失去了意识。昏迷中脑海里出现的是那一枚硬币,他想起在他抛硬币时蹦出来的一个转瞬即逝的傻傻的念头:“要是,要是她不答应出来玩,那我还不如被车撞死。”

当沈初参加林钟笙葬礼时,她回想起林钟笙最后问他的问题”明天有空要一起出来玩吗?“照理说她其实是没有空的了,这几天都需要去到处办出国的事情,压根不会有空。可能要过多一阵子才有机会,没想到她还没反应过来,林钟笙就已经出了这样的惨剧。

葬礼结束后,沈初伤心难过的往家里走。她不想坐车回去,只想静静的品尝这一份难受,路上一道闪闪的光点刺痛了她的眼球,她俯下身去,发现竟然是一枚印着蛇纹的硬币……

还记得篇头那句话吗,当硬币抛出时,命运就在此刻决定了。

(完)